天皇制、殖民……他用这四把钥匙理解日本近代化

时间:2019-08-24 来源:www.24107.cn

?

日本的现代化本身就是痛苦的

了解日本现代化的四个关键

我到达东京后不久,我完成了皇宫的运行。跑圈是5公里。有很多人来这里跑,包括村里的村上春树。但是当你跑步时,你会发现每个人都独自奔跑。

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场景。许多人默默地在“皇室”周围奔跑。内心是一个安静的“皇帝”,这是皇帝所居住的地方。今年恰好是统治的第一年,新皇帝已经到位,但是当你跑步时,你无法感受到新的呼吸。外面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皇家住宅”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这两个世界的中间是一个具有历史感的护城河。

Sangu Taiichiro《日本的“近代”是什么》的作品将皇帝制度视为日本现代化的四大要素之一。

1502975493.jpg

《日本的“近代”是什么》

作者:[日期] Taichiro Mitani

译者:曹永杰

出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6月

定价:69元

1916年,日本吉野讲述了他在德国的故事。据说德国皇帝因事件而接近汉堡。市长举办了一场盛宴。在发表欢迎辞时,皇帝被称为“我的同事”。当他听到时,吉野非常惊讶。在日本,这样的场景绝对不可能。皇帝不会随便去一个地方,这样的“召唤”更是不可能。

明治维新成为日本向近代迁移的象征。结束幕府的日本开始成为一个统一的现代化国家。那时,日本被美国的“黑船”强行开放。日本精英普遍认为,只有向欧洲学习,建立现代文明体系,才能避免破坏国家的危险。在系统设计中,皇帝被推到了集权力的君主的位置。

皇帝高于幕府时代的将军,但它变成了一个“半宗教”的角色。现代日本宪法的创始人,包括伊藤博文,希望皇帝扮演类似欧洲基督教的“宗教角色”,成为日本人的情感纽带。皇帝绝对不可侵犯,对特定事物不负责任,因此没有“法律责任”。在皇帝之下,建立一个功能齐全,独立和现代的政治体系。

这是日本来自欧洲和美国的现代系统的一个非常不同的地方,它也为后来的情况奠定了基础。例如,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一些日本高级军官显然参加了大屠杀,但他们的责任却被解除了。在判断战犯时,美国人发现许多高级将领都“没有意见”。他们反复辩称“我只是在实施皇帝指示的精神”。鉴于战争罪犯是无辜的,军事法庭的法官曾经怀疑这个问题已被翻译。

Sangu Taiichiro的书于2017年出版。今年,中文翻译出版,展示了中国出版业的愿景。他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考始于十多年前的一场严重疾病。那个时候他做了十几个小时的手术而且几乎死了。作为日本重量级学者(他获得了日本文化奖章),他将这本书称为“年龄学习”。当一个学者达到老年时,没有必要为功利目的写一本书。在这个时候,他可以摆脱学科的限制,而不是获得思考的自由。作为一名法学教授,他在床上阅读了Natsume Soseki的集合,并获得了灵感。

作者对“现代”的定义来自于19世纪下半叶的英国记者沃尔特白志豪。与马克思同时出现的白志浩从牛顿物理学和达尔文生物学中汲取灵感,提出了“政治本质”的概念,开辟了政治学中“自然科学”的新维度。白志浩将当时的欧洲定义为“现代”,并将其视为“基于讨论的歧视”。白志浩的观点受到当时决定在欧洲学习的日本精英的极大启发。如何复制欧洲模板并成为他们的主题。

Mitani Ichiro几乎完全遵循白志浩的分析框架。从四个因素来看,现代日本形式如何:政党政治(讨论政治),贸易(日本资本主义),殖民化(日本如何成为殖民帝国)和皇帝制度。这四个要素相互作用,可以看作是理解日本现代化的四个关键。本书的副标题是“探索问题的历史”。事实上,讨论是关于这四个问题的演变及其在不同时期的表现。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Sangu Taiichiro使用了白志浩的框架,但他就像前身Maruyama真人一样,更多的是“日本故事”。新都湖赖斯是在抗日战争《武士道》之后写成的,而Okakura Tianxin在日俄战争之后写了《茶之书》。这两本书都是在美国用英语写成的不朽作品。他们正面临西方文化压力,试图“解读日本”。他们分别在西方建立了东京女子大学和东京艺术大学,并重塑了日本的传统。这也是现代日本的一面。

日本的现代化并不完全抄袭欧洲,实际上是不可复制的。这个历史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渡。这本身很痛苦。在这个过程中,许多日本思想家和改革者被暗杀。这一进程给邻国造成了巨大痛苦。阅读Ichiro Taigu的书可以理解这种痛苦的根源。

文/张峰

《中国新闻周刊》第30期2019年

免责声明:出版物《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已获得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