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周内一二把手相继辞职 特朗普“清洗”情报界|特朗普

时间:2019-08-16 来源:www.24107.cn

?

两周或两手已经在两周内辞职,美国情报界已被特朗普“清理和更换”

0361-iaxiufp.jpg

作者|刘芳

在过去的两周里,美国情报界的最高领导人和二手领导人宣布辞职,导致政界和军界纷纷振作起来。鉴于特朗普早些时候与情报界的分歧,人们不禁怀疑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情报网络是否正在经历正常的人事变动或某种形式的政治清洗。

当地时间8月8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美国情报业的二把手,经验丰富的苏戈登拥有超过30年的经验,将于8月15日正式辞职。这是美国情报界的另一项重大人事变动。在前国家情报总监丹科茨于上月28日宣布离职后。科茨于8月15日正式离开公司,两人均由特朗普任命。

e400-iaxiufp.png

同一天,特朗普宣布国家反恐中心主任约瑟夫马奎尔将于8月15日正式担任国家情报局局长。特朗普说:“我相信他会做好自己的工作!”

国家情报局局长(DNI)的职位由美国国会根据2004年的要求《情报改革和预防恐怖主义法案》创建。作为情报界最高级别的人,情报总监负责协调美国16个主要情报机构的所有工作,包括政府和军事情报机构,并为总统每日准备最机密的情报简报(PDB)。

除知名的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外,情报总监的主管还包括以其棱镜门事件,五角大楼最高情报机构,国防情报局和财政部而闻名的国家安全局。情报和分析办公室,以及陆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所有情报部门。

数据显示,2019财政年度美国情报项目总预算为811亿美元,其中包括599亿美元的国家情报计划和212亿美元的军事情报计划。这些项目也由国家情报总监和他的办公室协调。

因此,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行政官僚职位。它实际上代表了整个美国情报网络(包括军方)所有信息收集的最强大核心。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这个人的地位变化将受到美国国会乃至军方的高度关注。

1309-iaxiufp.png

按照正常的程序和法律要求,副主任戈登应该在Cots辞职后成为代理主任,直到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听证会以确认总统的新候选人。但特朗普没有给戈登这个机会。在科特辞职后,特朗普拒绝听取戈登在白宫的情报通报。

当时,国会议员对特朗普的行为表示担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成员在8月初对《华盛顿邮报》说:“如果总统提名除了戈登以外的任何人作为代理主任,那真是个反叛!”

在他的辞职信中,戈登写道:“因为你在情报界有一个新的领导团队,我将从2019年8月15日辞职,并选择退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白宫宣布上戈登写给特朗普的笔迹:“我写这封信是为了尊重和爱国,不是因为我的个人偏好或选择。你应该拥有你想要的团队。”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与美国情报界领导的科茨长期存在分歧,特别是在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于2017年1月提交的情报评估报告中确认“俄罗斯干扰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并帮助特朗普“改善”获胜的几率“。

2018年7月,特朗普在普京与赫尔辛基会晤后举行了新闻发布会。没有理由相信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科茨说:“我们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评估,以及他们为摧毁我们的民主所做的持续努力都是明确的。”

7月20日,科茨在阿斯彭安全论坛接受了采访。在会上,他说他不知道特朗普和普京在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的单独会谈中发生了什么。当科茨得知特朗普邀请普京来到华盛顿时,他笑着说:“好的,这真的很特别。”

e5f1-iaxiufp4419547.jpg科茨(右)接受阿斯彭安全论坛的采访

不仅如此,科茨和戈登可能忘记了与特朗普的孩子们“建立良好的关系”。 8月3日,小特朗普在Twitter上公开批评戈登:“如果希夫(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想要她(作为代理主任),那么她和奥巴马任命的小丑这是一个好朋友的谣言100%是真的!”

也许就是这种情况,特朗普想要一个更“顺从”的团队。

目前,美国国会和情报机构对戈登的辞职做出了负面反应。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参议员理查德伯尔在一份声明中说:“戈登的辞职是我们情报界的重大损失。”根据Politico的说法,伯尔坚持要让戈登在科茨离开之后,他接任了代理导演。

伯尔说:“在30多年的工作中,戈登以其爱国主义和远见卓识赢得了同事的尊重和赞赏。她一直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坚定伙伴,我将怀念她的坦率和正义。深入了解情报问题。“

31cd-iaxiufp4419691.jpg Visual China

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尔海登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戈登的离开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他说:“正是她使组织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特朗普不了解专业情报官员需要具备的品质。”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在一份声明中说:“科茨和戈登的辞职对情报界来说是一次毁灭性的损失。戈登拥有数十年的经验和百科全书。情报知识,她的离开将留下一个巨大的差距。“

他补充说:“失去这些领导人,再加上总统决心消除任何胆敢不同意见的人,这是情报界最具挑战性的时刻之一。现在由国会来确保情报界继续政策制定者提供独立的分析和判断,并且总是说出权力的真相。“

《纽约客》评论认为,在过去的40年里,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国会领导人和高级情报官员之间达成了共识,即情报和执法部门必须远离党派斗争和政治偏见。在这个问题上,双方都吸取了教训,如民权运动和尼克松时代,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已被用来监视政治对手等等。《纽约客》说特朗普故意推动的党派分裂正在侵蚀华盛顿两党共识40年的共识。

主编:赵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