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迟到77年的告别

时间:2019-11-17 来源:www.24107.cn

在浩瀚的大海中,海浪卷起,海浪与天空相连。在一片广阔的土地下,七个白发苍苍的英国老人站在一艘大船的弦上,把他们白色的玫瑰花瓣扔向大海。“爸爸,我来看你……”爸爸,安息吧……“爸爸,再见……”老人低声说着,看着漂浮在海里的花瓣,抽泣着……“这是一个特殊的告别仪式,向他们的父亲告别,在这之后是已经持续了77年的思想。

2018年,英国三大报纸《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卫报》和《观察者》上突然出现了整页广告。广告中有一句“寻找你”:在1942年的“里斯本丸”沉船中寻找英国战俘及其后代。

2018年,英国三大报纸《后会无期》、《万物生长》、《二次曝光》和《观音山》上突然出现了整页广告。广告中有一句“寻找你”:在1942年的“里斯本丸”沉船中寻找英国战俘及其后代。

这三大报纸属于英国的主流报纸。广告的成本很高,广告的内容是如此特别的“发现人的启示”,这立刻引起了每个人的注意。人们猜测是谁发布了这样一个广告,它的目的是什么?

在媒体的调查下,人们终于找到了广告商:李放,中国着名电影制片人,劳雷尔工业的创始人,劳雷尔影业的总裁。

熟悉的电影《后会无期》、0103010、0103010和0103010都是他的作品。寻找这些英国战俘及其后代的想法不是一时兴起,而是一个已经在他脑海中酝酿多年的想法。

时间会回到2013年,制片人李放和导演韩寒带着他们的团队去舟山东极探索电影0103010的风景。他们偶然发现了“里斯本丸”号轮船沉没的故事。这个77岁的故事被带到了李放。

1941年冬天,第二次世界大战在远东肆虐。日军制定了夺取香港的计划。成千上万的英国士兵与日本军队战斗了几个月来保护这个殖民地,最终在那一年的圣诞节投降。这些平均年龄超过20岁的年轻人在一夜之间成为战俘,并在食物不足、疾病和生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开始了被俘的岁月。

1942年9月底,其中1834人被日军送上“里斯本丸”战俘船。这艘船从香港的神水城出发,日军计划将战俘送回日本进行强迫劳动。当时,船上所有的英国战俘都被囚禁在三个小货舱里,船上还有近800人护送日本人。

当“里斯本丸”到达浙江舟山海域时,它被美国鱼类击沉,因为船上没有悬挂任何标志表明它是一艘载有战俘的船。

"里斯本丸"号沉没了25个多小时。在此过程中,大量日本军舰抵达,疏散了船上护送的日本军队,并锁定和钉死了关押在三个货舱中的所有1834名英国战俘。在船沉没之前,英国战俘在最后一刻越狱了。1600多名跳进海里的英国战俘被日本武装船只枪杀和淹死。皇家炮兵团的200多名战俘也随船沉入海底。

得知附近海域沉船的消息后,东吉岛的大量渔民自发划着小舢板渡岛出海营救384名英国战俘。随着中国渔民大量前来拯救生命,担心暴行曝光的日本军队在日本海军的提醒和干预下停止了射击和杀戮。

然而,不幸的是,在这次事件中有800多人丧生。

从舟山回来后,这个故事一直萦绕在李放的心头。之后,他利用他的海洋高科技公司用声纳定位里斯本丸的沉船,完成了沉船的3d图像。所有这些证据都证明了里斯本沉船事件的真相。

看着我面前清晰的画面,李放觉得自己被卡在喉咙里了。800多名年轻人中的大多数没有结婚,在意识到人类爱情的美好之前就死在了海里。其他人是其他人的父亲和丈夫。他们的离开导致了无数家庭的解体。然而,相当于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死亡人数已经逐渐被遗忘,很少被提及。

想到这里,李放决定把“里斯本沉船事件”变成一部纪录片来挽救这段历史,提醒世界不要忘记这段悲惨的过去。“里斯本丸沉没”纪录片的拍摄开始了。

第2部分

经过媒体的广泛报道,李放对里斯本战俘及其家属的搜寻广为人知。关于战俘后代的信息像雪花一样飞舞。新信息几乎每天都有。纪录片摄制组掌握了300多名战俘后代的信息。电影摄制组还去了英国六次,采访了其中的120人,并前往日本、加拿大和法国进行调查研究。

阿曼达克里斯蒂安是第一个接触船员的战俘后裔。她的祖父是战俘之一,他父亲只有七岁时就去世了。爷爷的坟墓至今仍是空的。全家人最希望的是找到爷爷的遗体,体面地安葬他。阿曼达的父亲希望去香港寻找他父亲的踪迹,但他遗憾地去世了。

83岁的罗恩布鲁克斯的父亲是受害者之一。战争期间,他的父亲被迫离开家人留在香港。在那之后,我们只能通过信件保持联系,但是距离太长,信件传输的时间太长,所以来自彼此的消息永远不能及时到达。直到他们的父亲在里斯本丸去世,他们才收到他父亲的最后一封信。

他父亲的离去给他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他的母亲生病了,在接到父亲的正式死亡通知后不到四年就去世了,罗恩无法提起过去。70多年后,罗恩读了他父亲给电影摄制组的最后一封信。泪水无法控制地涌出,他窒息而死。

80多岁的雪莉班布里奇在被抓之前一直抱着一个她父亲从香港送给她的洋娃娃。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当时有着孩子般脸庞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了,但唯一不变的是她父亲的失踪,她父亲永远被钉在了那个小娃娃身上。

思念是一条无尽的路,记忆因思想而成为实体。数百个故事中,每个故事背后都有一段悲欢离合的时期,这让听者深受感动。在“第三部分”的采访中,李放感到囚犯的孩子非常后悔不知道他们的父亲在哪里,这触动了李放,让他想到支持这些后代去舟山和父亲告别。

经过一年多的思考,三个月的准备,在李放的精心安排和财政支持下,七名战俘儿童终于抵达里斯本沉没的东极水域,在那里他们将向一直在思考的父亲做最后的告别。十月也是里斯本丸沉没的月份。

在这个行业面临资金的冬天,劳利影业的五个项目同时运作,在营运资金的巨大压力下,李放仍然以个人捐款的形式赞助活动、广告和纪录片的制作。这不仅是因为他个人的感受,也是因为他希望提醒世界不要忘记发生在中华民族门口的这一悲剧事件的人道主义精神和社会责任。

2019年10月20日,一艘载有英国战俘子女的船抵达沉没的大海。船舱里的大屏幕从海上投射声纳来搜索沉船上的数据。李放向老人解释了当时里斯本丸发生的事情。当谈到埋在海底的800多条生命时,许多像他的儿子和女儿一样老,但渐渐被人遗忘,李放不禁窒息。

几分钟后,声纳在大屏幕上实时滚动里斯本丸沉船的水下图像,等待父亲77年的孩子们终于见证了父亲的最终位置。在那一刻,现场的每个人都很难抑制住激动的情绪。在“”之后,他们在离父亲30米远的海面上洒下无数白色玫瑰花瓣,纪念他们逝去的亲人。

下午,人们登上了东吉岛。在里斯本丸俯瞰沉没大海的山坡上,参与营救英国战俘的唯一幸存的中国渔民,95岁的林阿干被邀请到现场。他回忆起当时营救战俘后代的情景。这些后来的人也对中国渔民无私地帮助英国战俘表示了最深切的感谢。

最后,罗恩布鲁克斯主持了标准的英国葬礼:演讲、号角和沉默。每个孩子都在卡片上写下了思念父亲的字样,并放置了九个印有已故战俘军服照片的花环和十二个印有英国战俘遇害部队标志的花环。

在告别仪式上,雪莉带来了她最珍爱的洋娃娃,几十年后仍然完好无损。这是她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陪伴她完成了对父亲的最后告别。

白天经历了几次强烈的情绪起伏。此刻,她感到非常平静。她说她终于实现了父亲和她一生的愿望,找到他的祖父并向他告别。她说这辈子没有遗憾。

大卫鲍威尔,帕特里夏菲什,杰弗里哈维兰,泰德格林,罗恩布鲁克斯.现在和不在,从伦敦到舟山,从现在到过去,几万公里,77年,消失在时间和空间的羁绊之外,在这个时候,在这个时刻,在这个海洋里,聚集,滚动,最后完成。

李放看到老人满意的笑脸,深感欣慰。他说:“70多年来,这些老人从来不知道他们的父亲在哪里。今天,他们来到这里亲眼看到他们父亲的安息地,就像墓地和他们所爱的人的告别。这对他们来说是最重要的。对于死者来说,70多年后,这个仪式真的让他们安息了。”

马克斯曾经说过,生活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遇到了什么,而是你记得什么以及你如何记得它。

让我们记住,这是对他们最好的告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