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风光背后都是亏本买卖 百余APP只靠融资续命

时间:2019-12-14 来源:www.24107.cn

6月27日下午,股东胡女士一直在看万科股东大会的现场直播。“我家是万科的大股东,复牌会变成吃屎的狗!”胡舒立在观看直播时抱怨道。 直播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最大限度地提高了问题的发酵程度。

同一天,演员田朴,也被称为王石的妻子,一早就在Momo

ha直播平台上开始了“24小时的王石妻子现场餐约会”,但后来以“在田朴旅行引起皮肤过敏”为由推迟了约会

今天,当重大事件发生时,直播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传播途径和分销渠道 然而,当机器人风扇和喷水刷的数据成为一个开放的“隐藏规则”时,洗牌之旅的帷幕似乎正在逐渐拉开.

这个场景的背景是,不久前,实时APP数据被删除,“实时平台黑了3个小时,仍然有21个粉丝。”这里提到的风扇实际上是机器人风扇。 刷数据,这是一个行业公开的秘密

“刷和奖励”也成为经纪公司、直播平台和互联网用户之间创造“国内生产总值”的一种手段。 例如,网上红色经纪公司花了2000万人民币给直播平台充值,获得50%的折扣后,相当于获得4000万虚拟货币,然后把4000万虚拟货币花在自己的网上红色账户上。然后,如果把4000万收入分成50%和直播平台分成50%,经纪公司就可以拿回2000万的报酬,也就是说,经纪公司实际上没有亏损,但它赢得了自己的网上红,同时,网上红账户获得了大量的自来水,直播平台也获得了大量的风投数据

由于笔画的数量,“刷和奖励”也成为直播领域的一个隐藏规则。 一些分析师表示,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如此“合作”或“纵容”的原因是它们没有损害用户的根本利益。 然而,用户作为观众,成为了这场“假戏”的参与者

100多个应用,靠融资生存

直播平台的泛滥可以说是资本吹的泡沫 据不完全统计,116个已知直播应用中有108个已经获得融资,知名直播平台融资从2014年的约7.9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23.7亿元。

2016年上半年,直播融资的增长并没有停止。 例如,盈科今年1月从a股公司昆仑万伟获得6700万元融资,斗鱼电视台3月筹集1亿美元,腾讯获得4亿元融资。 在a股公司中,优酷游戏、浙江新闻媒体和奥菲娱乐都为直播行业的“繁荣”贡献了资本。 最近,大量初创企业已经筹集到资金,筹集资金的目的也往往是当前热门的“直播”。例如,网上教育平台疯狂教师(Crazy Terfur)最近筹集了1.2亿元,努力的方向也是直播。

根据艾瑞咨询此前发布的数据,2015年中国有近200个在线直播平台,其中相当一部分还没有通过首轮投票(Round A)。目前,直播平台主要依靠融资烧钱生存,都是资本筹集的企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