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畜牧兽医处长受贿1485万被判无期

时间:2020-01-25 来源:www.24107.cn

他利用职务之便控制了该公司赢得省级政府采购的投标,以其亲属的名义购买了该公司的股份以获得“股息”。湖北省畜牧兽医局原重大动物疾病预防控制司司长施秋艳涉嫌受贿1485万元。在被国家审计署移送调查后,法院一审判处他无期徒刑,几天前湖北省高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合资企业

充当“保护伞”

根据公诉机关的起诉,石秋艳于2006年至2012年担任湖北省动物防疫站站长、湖北省畜牧兽医局(省动物防疫总部办公室)主要动物防疫控制司副司长兼司长。他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接受江主席等人的贿赂,为个人理财和向亲属贷款谋取相关利益。

2004年,石秋艳还是湖北省一家动物保健公司(以下简称“动物保健公司”)的法人,并与时任鄂州兽医站负责人姜某相识。

2006年,江某想成立武汉动物健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康公司)经营兽用生物制品。根据该程序,该公司必须向省畜牧兽医局申请兽药许可证,但该局规定,严禁私营公司办理此类许可证。因此,江泽民找到石秋艳进行谈判,并希望与动视联合投资成立一家新公司。

同年8月,在石秋艳的安排下,动视保险公司投资1万元,江某投资9万元成立了一家保健公司。江被任命为法人,独自管理公司。一个月后,保健公司利用与保健公司的这种关系,成功申请了营业执照。

第二年4月,在石秋艳的推荐下,江成功地从湖北的一家山东公司获得了疫苗的分销代理。后来施通过起草和分发省局的相关文件向下属单位推荐了疫苗。

2008年1月,江给了石秋艳20万元作为感谢,根据对方的指示,所有的钱都转到了石秋艳姐夫名下的银行账户。

547万元的“分红”被认定为贿赂

2008年初,湖北省畜牧兽医局为该省为期两年的政府采购动物强制免疫疫苗和动物标识做了准备。石秋艳负责制定评分规则,并担任评标委员会的评委。

姜某找到了参与疫苗招标的a公司负责人,同意如果该公司中标,保健公司将负责其在湖北的技术服务,并收取一定比例的费用。与此同时,由江等人共同经营的b公司也参与了动物鉴定的投标。

同年2月,石秋艳受江泽民委托制定评分规则,最终帮助两家公司成功中标。与此同时,施还帮助姜瑜拓展业务,让另一家成功公司的负责人将其售后技术服务移交给医疗保健公司。

同年6月,姜瑜想成立一家更大的公司,而不是b公司。为了招标和吸引眼球,他邀请石秋艳出资90万元成为股东。然而,事实上,史久镛只出资4万元,其余86万元由姜瑜从b公司账户中提供。

2008年,动视从保健公司撤回股份,史久镛应姜瑜的邀请,以侄子的名义成为10万元的股东。然而,它实际上只贡献了25,000元,剩下的75,000元由姜瑜提供。

2010年,又开始了为期两年的竞标,石秋艳也做了同样的事情来帮助公司赢得竞标。为了感谢石秋艳并继续接受他的照顾,江以分红的名义共给石秋艳587.96万元。

作为对这些指控的回应,石秋艳不反对利用她的职位

2010年6月,在招标工作的前夕,江某在卡上又存了100万元,但他的公司未能中标。然而,第二年2月,在石秋艳的提议下,省畜牧兽医局向省政府采购办公室提出申请,启动招标程序,最终帮助江主席成功中标。江随后三次向卡里存入总计650万元,供秋艳使用。施从账户中转账31万元借给亲戚,其余用于个人理财。

石秋艳争辩说,他收集的850万元只是为了姜瑜的财务管理。他认为银行卡的所有权属于江某,他对卡内资金的使用是授权的,而不是所有权的使用,因此不能被认定为贿赂所得。

然而,法院认为有事实证明石秋艳利用自己的地位为江谋取利益。江向施提供的银行卡账户的电子证书和密码足以使他使用或转移卡上的资金,施实际上已经这样做了。石秋艳实际上控制了银行卡账户中的钱,并有占有这笔钱的主观意图,因此收到的850万元应被视为江的贿赂。

去年5月,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石秋艳非法收受人民币14,854,600元,构成受贿罪。他被判处无期徒刑,终身剥夺政治权利,并没收所有个人财产。姜瑜被判受贿,并被判处5年监禁。

两人拒绝接受决定并提出上诉。湖北省高等法院二审认为,石秋艳以股份分红的名义实际上是在掩盖贿赂,因此应被视为受贿。与此同时,石秋艳的主观意图是接受江主席850万元的贿赂。他帮助对方理财的声明只是为了找一个接受贿赂的借口。

最近,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